【无形.荷尔蒙】航向崖边的我

  • 522views
【无形.荷尔蒙】航向崖边的我


在台北T吧听着各种丝连藕断的情歌,65岁、帅得无懈可击、后更年期的一身绅士轻轻靠过来说,现在许多年轻T朋友在打荷尔蒙针来更换性别,但我们对荷尔蒙究竟是啥东东却几近一无所知。各种荷尔蒙治疗,创造各种新人类,据说创造各种新性别。我低头无语,对于今天已然成为政治不正确,对于同志社群的走向,对于人世的关怀。P作为成长于50年代的美洲老T,经历过雌雄激素在一个身体最内里最辉煌最优雅的磨合与调校,摆平各种冷热战争不动声色来到这远东小岛后殖民日式酒吧一角安坐我身旁。对于荷尔蒙,我们知道,有一种鸟或人。


荷尔蒙。欧词中用。欧洲,所有现代知识的来源。我们的所有,源自我们所有的被掠夺。所无。雌雄激素,中文被现代后的无能。雌雄,我们给身体的名字。身体的分类。名字和分类,赖以认识还是避免认识世界尤其自我的方法。


书写。荷尔蒙。有人说《裙拉裤甩》一本小书数十年受文青垂怜,不因别的,只因文气荷尔蒙爆灯,与荷尔蒙永恆满溢又无处宣洩的华文少年臭味相投。我永远不会认得「真相」。甚幺是「真相」。V第N次爬在我身上时说你阴核大得像条小鸡鸡这就是传说中的雌雄同体吗。K说我从未见过这幺小的阴核好难找啊。所有身体都是真的,却不关乎真相。身体,生的媒体,最根本的秘密,不断提醒我们知识的无。


男人的阳具又叫阴茎。女人的阴道可否叫阳器。激素由阴茎,也由子宫生产。是T/E激素製造性慾还是性慾製造T/E激素?这是一个辩证所以也是一个阴阳的问题。Testosterone,一个很很很难唸的字。薄且软的舌在齿间绕着三个T显得粗大笨拙。Estrogen,贴在妳身上一片片的圆不知道作用,不知道是加强还是减低欢快。晚上会变成人狼还是殭尸。地车站风乾后的尿味酸酸的从窗边飘入来,夹杂着街角囤积的testosterone,这是纽约。我住在中城西边又名地狱厨房,历史悠久的红灯区。空气中慾望的味道。


我之为我,我要甚幺?甚幺是幸福?我们穷一生问的问题。比较幸运的人会找到答案,有人说答案永远来得太晚。答案是给我还是给荷尔蒙。是我找我要还是我的荷尔蒙在找在要。是我还是,我独特的T与E鸡尾组合,在言说。是我的testosterone在航向你的estrogen,还是,与妳气味接近的testosterone,与妳气味接近的estrogen在类聚。如果我身体内不同的荷尔蒙在不断转化、重新编谱,我们时时刻刻的要,在空气中散发,自然也在变。昨天的慾望不是今天的。昨天的幸福,空气,或所谓答案,是昨天的。我们如何到达。是激素妄想到达,要到达,但圆,有涯吗。佛说的无边,就是这意思吗。


自幼多梦,睡浅。中医说,不怕,我替你调。现代心理学发明新世界也发明了潜意识,这就是荷尔蒙吗。养肝就是养命。肝酵素与荷尔蒙是近亲吗。西医目前发现肝脏有五百多种功能,造就过千种医学反应。目前没有任何人工器官可以模拟肝脏功能。据说肝病患者激素减少,性慾下降。主宰激情的中枢不是心,是肝。心不过维繫温吞的生命。肝火。普罗米修斯与雅典娜共同创造了人类后,不忍看着人求存之苦,不惜助人偷火致触怒宙斯,宙斯为了惩罚人类,把潘朵拉的盒子放到人间,再把普罗米修斯拴于高加索山脉悬崖上,派秃鹫每天去啄他的肝。又每天晚上让他的肝自动复原,日日承受被啄肝之苦。肝与火,阴阳、晨昏。人世每日不断对肝的磨蚀,每夜肝的自我修复。生之涯,我们都在悬崖上。人类追求阳火的欢快必需同时承受潘朵拉的阴性依恋。T与E激素的对话、拉锯、情挑。慾望的消长具体见于肝的耗损与修炼,晨昏阴阳的圆,有涯而无边。


维基百科说成年男的正常T激素应为250至1100ng/dL,成年女的是8至60。250至1100之间横跨四倍,这样定义「正常」异于常理吗。这个正常男与这个正常女的性似乎是异常的别。我没量过T激素我算正常女吗――我不认得任何人量过你认得吗―但我肯定不只这一点点。不然我不会不断爬在V爬在K爬在T身上。这些数据测试对象是住在城郊大宅不搭地铁不碰陌生人只懂跟异性有性关係的那些,美国白人吗。欧美医学的研究方法基于的前设会到达的结论。早已预见。作一个成年女,体内含成年男的T激素量,是男抑女。在医学统计上不存在的,身体是否就不存在。身体从来在地图上缺席。地图,认识世界的方法。或者,用旧语言,也来自欧洲医学的,叫做一种变态。我得力于变态,我依赖变态。变态生我。我在变态。变化不绝的形态,阴阳太极。


阴阳,变化的根本,非描塑特质如雌雄,非固定类分如男女。「阴阳者,数之可十,推之可百;数之可千,推之可万;万之大,不可胜数,然其要一也。」身体充满阴阳。每个脏器的活动与型态,均有阴阳。太极图黑中白点白中黑点。表里,刚柔、离合、外内、动静、进成。阴阳不是分类,是一;春秋繁露,气与道,最基本的组合。孤阴不生,独阳不长。万物负阴而抱阳。必须你中有我,必须流动多变以成我。鱼抱水抱石抱鱼。阴阳的共生共存是必然,每事每物每人中阴阳的组合是偶然。我们来自大地,受养于天。辩证而非对立的在,依傍消长,生出花花世界的花花,生出花花世界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