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形.虚拟关係】相忘于江湖

  • 328views
【无形.虚拟关係】相忘于江湖

前段时间和朋友录播客,谈的话题是互联网考古,从上世纪末的拨号上网谈到了近年有事没事刷手机的生活,末了,有朋友提问:如果今天的互联网让你那幺焦虑,你最怀念以前的甚幺?

张三怀念RSS,中文名叫「简易信息聚合」(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可以轻鬆将站点内容输出到各个平台,巨头垄断成为不可能,在他心中,RSS成为了互联网开放和共享精神的象徵;李四则想回到博客时代,因为那时大家讨论问题都特别认真,不写成一篇完整的文章都不好意思发出来,和现在随便凑条状态的情况大相径庭。但有位朋友的回答让我印象最深,她说,想要回到一个匿名的互联网。

这位朋友中学时痴迷武侠小说,常常混迹于网易的金庸茶舍,书读多了就爱创作,她和茶舍里的网友一起,在讨论区里写起了武侠同人小说。在这个虚拟世界,她是萧溟剑,不仅换了个性别,还是富贵山庄少庄主——武艺高强、侠肝义胆、劫富济贫,在江湖上颇有几分威望。无奈高考临近,父母怕上网影响学习,将家里电脑显示器藏了起来。于是,这位萧大侠也在虚拟世界失蹤了半年,待到高考完再上网时,这位曾叱咤风云的萧大侠已死于神龙教教主的掌下,富贵山庄也被恶人所灭。但这并不妨碍她继续创作,暑假时,她又化身另一名侠客,在江湖中继续闯蕩。

可如今,她在所有的社交媒体上都是实名注册,因为加了不少同事客户,发朋友圈时也总是瞻前顾后。虽然有分组功能,但意外总是常态,不是被父母看见「危险」的言论,就是吐槽公司的话不知道怎幺就传到了老闆耳中,几次惨痛教训下来,她索性不在朋友圈发个人生活,只是偶尔转几篇文章。

她说,特别怀念那个匿名的时代,在另一个世界创造另一个人的感觉神秘而浪漫,虚拟和现实的距离没那幺近,也没那幺远,一切全看你怎幺把握。在金庸茶舍,不少人通过虚拟人物互相调情,张少侠跨越大半个中国去看李郡主,但在现实中两人可能你住朝阳我住海淀,只隔半小时车程,于是恋情从网上走到了网下,从床下走到了床上,最后扯证结婚,传为江湖佳话。

前年《网络安全法》实施之后,实名制成为了必须,如果没有身份证,在大陆你就没有手机号,如果没有手机号,你就注册不了任何互联网服务。于是,这层本来就很薄的面纱就这幺被强行揭下,创造虚拟身份的趣味完全丧失,不少人索性就用实名注册,虚拟和现实没有了「两制」,慢慢就变成了「一国」。

她的故事也是我的故事。刚上网时,最吸引我的就是变成另一个人。我注册聊天软件,性别总会选女,然后按我想像的女孩子的口吻,和网友恶作剧般地聊天,聊得深了,有些人竟问我要电话号码,这我总是慌乱地把他从好友列表中删除,然后再打开在线搜索功能,寻找下一位「幸运」的陌生人。

后来上高中时,BBS开始流行,我们学校不用住校,大家放学后就特别爱上BBS谈论帅哥美女、篮球电影。当时因为电脑玩得还不错,被老师任命为学校论坛的管理员,上任第一件大事,就是要给各个区选版主,在各个版和坛友们打得火热是必须,待物色到最合适人选后,再发信息聊天,来回几次聊得不错,就到了面基时间。二十分钟休息的大课间,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高二某班的门口,询问XX在吗,一两分钟后,就见到了本尊,然后一阵高中生式地打招呼,赶在上课之前匆匆赶回教室,之后我们就又回到了虚拟世界。除了为数不多的坛友会,我们绝大部份时间都在网上交流,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成为很好的朋友,若干年后,他去了美国,我来了香港,但也在网上常常联络,不觉生疏。

管理论坛的一年多,我见了不少网友,而且不少都是从虚拟世界的网友变成了现实世界的朋友,这也让我打破了「年级壁」,认识了不少师兄师姐、师弟师妹。

但也有虚拟关係是走不进现实的,但这些偶然发生关係可能会影响你一生的选择。大学的时候,我经常会去一个叫「1984BBS」的地方,从这个向乔治.奥威尔致敬的名字中也可以嗅出论坛的气质,在2008年到2010年,它是中国最知名的时政新闻类论坛,当时中国最知名的评论人和知识份子,都是论坛的常客,在里面和网友们认真地讨论公共议题。论坛最醒目的地方,挂着哈维尔的《对话守则》——对话的目的是寻求真理,不是为了斗争;不做人身攻击;保持主题;辩论时要用证据;要分清对话与只准自己讲话的区别;尽量理解对方。

从大二开始,我每天花在这个论坛上的时间不下三个小时,在网友转载的新闻和分享的纪录片中,我看见了另一个中国;在和网友的讨论中,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对于公共议题的热情,而这种情绪一直伴随我,也影响了我的职业选择。我的专业是法学,但毕业后多年从事的工作都是新闻,我相信,这一定是在「1984BBS」时埋下的种子。

2010年10月,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公布后,站长张书记终于顶不住重压,宣布永久关站,在网页上,他留下了这幺一句话:在一起的好时光会留在记忆里,若干年后你还能想起,曾有这样一个地方让你既有勇气表达自己的真实所想,又能找到现实生活中无法找到的思想知己。

那一年,我也来到了香港,开始了全新的生活,BBS和博客渐渐成了往事,取而代之的是Facebook和微信。为了方便联络,在这两个平台上我都使用实名注册,以前总是线上关係延展到线下,但这些年,好像都是线下的关係延展到了线上,神秘感不在了,陌生感也没有了,时间久了,遇到陌生人加Facebook,首先都会审查一下共同好友,如果没甚幺共同好友,就不会接受请求;微信上更是如此,几乎都是在线下见过面的人才加。于是,同温层就这幺愈来愈厚,发社交媒体的压力也愈来愈大。

现在,我常常会怀念那个匿名的互联网时代,陌生人之间因着共同志趣彼此连结,两个不认识的人也可以彻夜长谈,现实和虚拟若即若离,流连忘返的人们就这幺相忘于江湖。